行进广西•精彩故事71|我走进桂师的三座校园

广西日报-广西云客户端 11月07日
李成连

10月28日晚,星光满天,灯火辉煌,我应邀去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临桂校区做一个新闻讲座。

这是我再次进入桂师的第三座校园。时光仿佛在此时此地穿越,我想起了我与桂师三座校园的缘分……





1972年的9月,我被录取到临桂县两江中学读高中。两江中学的校园,就是新中国成立之前广西省立桂林师范的老校园。

位于临桂两江的“广西省立桂林师范”校门。李成连/摄


那时的两江中学只有高中,两年制。我们进校时,有1971级的3个班,我们这届1972级招了5个班,都是招两江、渡头、茶洞3个公社的学生。进校没多久,就压缩成4个班。

这座校园,校址在远离桂林市区30多公里的当时的临桂县两江镇的大岭心村。我从渡头的农村来,步行9公里后到两江镇,再沿着一条公路,过了义江的大桥,拐个弯,顺着公路往南走约1公里,就看到公路左边有一个大操场,两排桂花树与公路平行夹着一条道路,直通向操场尽头的一座规整的校园。

校园闭合式地呈“回”字形,南北座,朝北的大门口是一座两层楼房,下方是大门,上方是一个木楼,盖瓦尖顶。所有教室和宿舍全是有廊檐的平房,呈“口”形布局。校园中间有一座平房如同一座岛,就像在大“口”里又套上一个小“口”。南边有一排小房,再下面就是一个大食堂兼做礼堂。中间一条步道从校大门口穿过中间的平房办公区再穿到食堂,成一中轴线,两旁的树木浓阴遮蔽。食堂朝南的大门正对一条河流,公路通过河流的桥叫枫桥。

我们进校后没多久,由于大门的二楼木楼年久成危房,被拆掉了二楼,我们师生经常劳动在校园东面另建几排平房教室,整个原来的老校园就不再做教室而成为宿舍区、办公区和生活区了。

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建于1938年的广西省立桂林师范的老校址。之所以选址远离桂林的两江,一是抗战期间避免轰炸,二是取悦家乡在两江的桂系头领李宗仁。该校第一任校长唐现之是当时广西著名的教育家,他一心想把桂师办成培养人才、抗日救国的学校,在桂林抗战文化城的背景下,他先后聘请了一批有真才实学、爱国进步的教师任教,如丰子恺、傅彬然、杨晦、王德培、卢宜庆、贾祖樟、朱荫龙、莫一庸、汤松年等。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也亲临桂师,向学生作报告。

当时的桂师,也成了中共地下党活动的主要场所。据党史资料显示,桂师从1938年创办至1949年6月学校被迫停办,共招收了900多名学生,其中很多入了党;在解放战争期间,有400多人参加了党领导的游击队或从事地下工作;桂师还有40多人为革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还有很多同学同情革命,支持游击队,有的忠诚教育事业,成为各地学校的教学骨干。桂师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被誉为“桂北革命的摇篮”。

1972年9月至1974年7月,在这所有着非同一般历史的桂师老校区读高中,我对桂师油然升起一种敬仰之情。




1977年恢复高考,我考入了桂师,此时桂师的校园是在桂林市信义路的榕湖西畔。

位于桂林市信义路榕湖西畔的桂林师专校门。吴盛文/摄


我当时是临桂搬运社的一名工人。“文革”中断11年的高考恢复,大家像赶圩似的都去报考。在工余时间匆忙应战,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复习好发挥好,当我接到桂林师范的录取通知书时,高兴一阵后就有点沮丧。又怕政策改变不给再高考,过完1977年的春节后,1978年的2月28日,我打点行装,来到了桂师报到。

在桂师读书了解到,桂林解放后,1950年1月,当时的广西省人民政府决定恢复被国民党政府停办了6个月的桂林师范学校,并将桂林女子师范并入桂师,校址从当时临桂县两江镇迁到桂林市信义路的榕湖西畔。

榕湖西畔的桂师校园,最有特色的当是上世纪50年代建筑的教学楼。教学楼有3层,红瓦顶,淡黄色墙壁,呈框形,走廊的砖柱是流线型的装饰,一派苏式建筑风格。学生宿舍楼临近桃花江边围墙,十人一个宿舍,虽然拥挤,同学们相处却非常融洽。除了教学楼前的操场外,校园最里面还有一个足球场和跑道,不过早上跑步我们都喜欢跑出校门沿着榕湖边的马路跑。食堂兼做大礼堂,这与桂师在两江原来的校区一样。

中文专业开始只是一个班,到5月校园开满了红艳艳的石榴花时,又迎来了扩招班,这样我们1977级就有两个中文班。同时学校还有数学、英语、物理、化学、图音等大专班。我们中文这两个班,同学中有“文革”前的“老三届”,最大年龄33岁;也有当年高中应届毕业生,年龄最小只有15岁。同学中很多考分比一些大学的本科生分数还高,但是由于年龄和家庭成分和社会关系等复杂原因,在那个刚从极“左”思想脱离出来的年代,能上桂师已经是万幸。

每月国家按照师范大学生费用发给我们17元的饭菜票,按家庭情况不同还发给2-4元的助学金,学费书费杂费等一律免交。一些年纪大结了婚有孩子的同学,还从这微薄的伙食费和助学金里,节约出来部分钱寄回去养家糊口。

桂师的老师们有的是原来的大学老师下放下来,有的是从高中优秀教师选拔上来,有的是新毕业的大学生分配而来。但都是非常认真地备课上课,对同学极为和蔼可亲,关心备至,至今我仍记得这些给我们上过课的老师的名字:白先同、王道义、黄洪秀、胡斌、马飚、吴世义、杨怀武、李志仁、何之仁、郭礼华……还有广西师大的陈振寰、伍纯道等教授也应邀来桂师给我们授课。

在桂师学习的三年,正是国家万木复苏的时代。正如当时郭沫若写的《科学的春天》和王蒙写的《春之声》所描绘的一样,这是新中国发展的又一个春天。“文革”前很多作品成为“重放的鲜花”纷纷重新面世,新的文艺作品如井喷般让人应接不暇,浩瀚的中外文学名著、优美的汉语言文字吸引着我们。我们虽然是没有佩戴过校徽的大学生,但是经过社会的磨砺,同学们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我们春季入学,也春季毕业。1981年1月,我们离开校园,拿着毕业生派遣证,分配到桂林地区各地,少量同学统分到全区各地。我被分配到当时桂林地区所属的兴安师范学校任教。
     



“仗剑走天涯,归来已白发。”2018年10月在母校桂师80周年校庆的日子里,我受邀和同班同学蒋忠明、王熙兰和甘广秋参加中文系组织的“桂师作家座谈会”,第一次走进坐落在临桂区狮子山下的桂师新校区。

位于临桂区狮子山下的桂林师专新校区校门。蒋梅梅/摄



我不是作家,只是一名新闻人。受邀参加母校的“桂师作家座谈会”,有点名不符实。本想拒绝,但很想趁此机会回母校看看,便慨然应允。当其他的校友都向母校捐赠出自己的文学著作时,我无以为赠,只能将我的新闻著作《新闻官司防范与应对》,和收录有我一年里写的44篇评论文章的广西日报编著的《把美丽缀满壮乡大地》新闻评论集奉上,避免了向母校交“白卷”。

我们欣喜地看到,新建的桂师临桂校区比以前的校区高大上得多。从宽阔的敞开式大门望进去,新建的图书馆迎面巍然屹立,大门左侧一栋灰色的教学楼和右侧一栋红色的文科实验中心楼捉对而出,校园里的新楼宇鳞次栉比。我开车顺着宽阔的校园柏油路行驶,在校园北边一栋栋新楼宇中找到了第14栋观文楼,这座四合院似的大楼房是中文系的所在,有4层,每层都有不少教室,且多是多媒体教室。学校的各系都有这样的一栋教学楼。学校食堂也是一栋大楼,宽敞明亮;礼堂坐落在校园中心,富丽堂皇……俨然一座颇具规模现代化的大学校园城。


桂林师专临桂校区“高大上”的图书馆。蒋梅梅/摄



桂师已经今非昔比,展现出一派生机勃勃景象。如今的桂师拥有9个教学系和2个公共教学部,设有51个专业,拥有近500人的专任教师队伍,其中拥有高级职称的教师200余人,在校学生达到8000多人,形成了鲜明的教师教育和艺术教育的办学特色。

今年10月28日,我再次受邀回到这桂师新校园。作为1977级的校友,向2017级比我整整晚40年进桂师学习的学弟学妹们分享我的工作经验《新闻的发现和写作及自媒体侵权防范》。中文系的梁福根、蒋梅梅、彭强民、刘丽琼等老师在阶梯教室里和同学们从始至终一起坐在讲台下,他们与其说是听我讲座,不如说是代表母校对我离开桂师后学习和工作38年成绩汇报的考评。

从桂林师范到桂林师专,虽然名字改了几次,校区也已经变换,但不变的是桂师的光荣革命传统和教书育人精神。

母校桂师就像有一根金线,一直牵着我。尽管我毕业后又去别的大学深造和进修,尽管我早已离开教育岗位改行做新闻工作,尽管我离开桂林调到南宁,但是桂师教给我的知识和品德,我须臾不敢忘怀。

桂师,从你的三座校园,我感受到你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祝福桂师,祝福母校!
编辑:林雪娜